今天也很开心

J饭
6+8
XQer
浮气A团
不讨厌隔壁的罗森内里
推理迷
碎碎念 昼夜颠倒

moments with him

收到G的邮件,说要调查的公司Alan是联系人,可以找他帮忙;

开会的时候坐在他斜对面,觉得虽然在GS工作,但是身上还有一股学生气,回家查了他的facebook,很开心他没结婚也不是gay;

旧金山第一天,大家在orrick等他,他穿着红色的衬衫和黑西装,会议中他一直主导进程,结束后在偷拍了他的照片;

晚上回酒店的路上,他一直在打电话,他朋友嘲笑他说,他在和想象中的女友打电话;

去酒吧的路上,他找我搭话,说了很多,夸我口语好,问我喝不喝酒,我说不喝,他说你不抽烟不喝酒不说脏话不杀人,你就是那种传说中的good chinese girl吗?

在酒吧里,因为宗教原因,他点了可乐,知道了他已经29了,我看着他展示他的flirting技巧,一晚上搞定两个姑娘,虽然其中一个是他表亲的朋友,但是我能认出来那个眼神,大家说他是master of flirting。他没有和他室友一起回房间,去了他朋友的party。想来,与其说是因为四分之一杯鸡尾酒醉倒,不如说是他让我紧张让我无所适从吧。

第二天早晨在走廊等正在“化妆”的男生,他突然出现在转角大叫一声吓我一跳,后来和表姐微信聊天的时候他问我怎么用,然后发了四五条过去,最后一条是空你起挖,我说那是日语啦,他笑笑说对哦。

开会故意坐在他旁边,他问我借口香糖,会议后面有些无聊,他就开始描他之前的笔记……中午去墨西哥餐厅,排队点餐的时候他问我觉得之前的公司怎么样,我说还好,问他,他说,他不喜欢那群人去接济贫穷地区只是为了显示自己是富人。我觉得他三观很正。饭后他又问我要口香糖,掰了一半,剩下的还给我,我说我才不要呢,他说我以后会还你一包的……

在联合广场休息的时候,我和u说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她问,是咱们组的吗?我还没回答,她就说alan!让我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明显,结果是因为只有他和justin单身,justin又明显不是我的菜。

最后一次会议和u使了个眼色坐在了他对面。行程结束,justin在和那一波男生交换联系方式,我就跑去问justin要了alan的电话,于是justin也知道了,然后成为了一个成功的wing-man!

大家说着那天晚上去看巨人队的比赛,我对棒球没兴趣,去看只是因为可以和他一起,结果到了发现他们那波没来,只有我们三个和领队。u说不想看了,她本来就是我拉来的,知道我是因为alan才来,这下不想看了,虽然我也不想看了,但是突然我觉得自己为他情绪波动太厉害了,我不想让他对我产生太大的影响,我想去看就去看,为了目睹前世界冠军,也为了开拓眼界,与他无关,于是还是坚持去看了。球场很漂亮,没过一会justin收到信息,他们问我们在哪里,他们也要来。他们和我们一样买了站票,就在我们旁边,u问我,are you happy now?应该是我脸上的笑太明显了吧。他站在隔壁,我和他无法交流,没一会,我们身边空了出来,justin招呼他们,让他们到我旁边站着看,还和他说,T不懂棒球,你给他讲讲。于是他就开始给我讲解,他是棒球大饭,中间比赛激烈的时候他没顾上给我讲,justin就对他说,hey,be a gentle man,tell her。他就继续讲解场上形势。我一定要帮justin追到他喜欢的妹子!现场有两块显示屏,一块在前面一块在右边,讲的时候他一直指着右边的,我有点奇怪,就问他为什么不指着正面的讲,他说,右边的离得近,他看我没戴眼镜怕我看不到,还问我要不要用他的眼镜。很开心他注意到我要戴眼镜。所谓的三振出局,对手接到球的时候附近有人鼓掌,我觉得大概是好事吧,就也鼓掌,结果他和我说,hey,那是对方得分……好尴尬……露天球场很冷,又是晚上刮风,我冷的不行,结果这货说,hey,你冷吗?我也冷,你应该把你的夹克给我。我说你才该把你的围巾给我呢!

领队腿受过伤,不能长时间站立,我们就先和领队去了中国城吃饭,然后去了一家很有名的酒吧,那里的爱尔兰咖啡很棒,但因为有威士忌,于是所有人都问我,你可以吗?大概是我被四分之一鸡尾酒灌倒的事情吧……我们边喝边等他们看完球赛,结果其他人都来了,他没来,问了,他们说,他一直喊累,你们也知道的,他已经快30了……然后那群不喝酒的教徒点了冰淇淋。

第二天跟着justin去谷歌,justin打电话给我说alan也在联合广场,叫我联系他,于是,光明正大的拿到他的联系方式。

我和他坐在后排,去接谷歌姑娘的时候他说既然那姑娘身材矮小就让她做中间好了,我说,她算是guest怎么能让人家做中间呢,他说你太有礼貌啦。我在想自己强词夺理想和他坐一起时是什么表情。那姑娘刚参加了反服贸的抗议,他问那是怎么回事,我瞪他,他说,怎么,我又把气氛搞僵了吗?美国人总是这样。因为前一天刚有人问一个乌克兰妹子克里米亚的问题把人惹毛了。

我问他,你真的29吗?他说是啊,我说,你真的没结婚吗?他说没啊,你怎么那么惊讶。我说,你是Mormon,你29了,你还戴着戒指,他说,我戴戒指只是喜欢而已,只要不是左手无名指就什么意思都没有,mormon早结婚只是在ut,我是LA的,就无所谓。我心花怒放的会不会太明显?

他问我想留下来吗,我说看情况吧,毕竟我爸妈还在国内,他们只有我一个还在。他很惊讶的说,你必须要回去照顾他们吗?我说对啊。

他等着我和谷歌姑娘交换联系方式,然后把手机放在了我腿上。

他脱了外套,里面是淡粉色T,他把手搭在靠背上,我觉得我的头发有扫过他的胳膊。

在google map前他给我照相,说,我把你的绿鞋子也照进去了。结果我一看糊了,我说你看这都糊啦,他说,这是因为我吗?我说当然啦,他就重拍。之后再别的地方给我拍照的时候他说,放心,这次我不会抖了。

在谷歌,他给我讲他的经历,在德国、在英国,我说你经历真丰富,他说,我又这么丰富的经历可是还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要在谷歌工作是因为他的文化。我说,你这话让我放心了,原来我不是唯一一个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

谷歌实在是太酷了,他激动地问我,你觉得我们应该在这工作吗?我说,当然啦!能和他一起的地方不是谷歌,是天堂好吧。

我本来以为自己要一个人从mountain view回旧金山,结果justin送他到他朋友家的时候他和我说,晚上咱们可以一起坐火车回,我连忙说好啊。他问我什么时候回,我说现在啊,他犹豫了一下说他要见朋友,可能要两个小时。我说,好我等你,我不想一个人回旧金山。

他把伞落在了后面,走的时候我递给他他还问我有没有带伞,没带的话就拿他的用,我说带了,我为什么这么诚实!

9点多他到了火车站,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站台啊,可是却看不见彼此,结果是我站到了反方向的站台,又被停留的火车挡住了视线,直到火车开走,他才看到我,远远地冲我喊了一声我才看到他。

在火车他坐在我身边,把superdry的外套和围巾挂在椅背上,和我聊了一路。我说,你介意我问你一些关于宗教的问题吗?他看着我的眼睛说,T,you will never offend me. 我很喜欢他对宗教的解释,不偏激,接受我们信仰不同的差异,很平静。我问他有没有dating过不是mormon的姑娘,他说,a few.....不予评论!还问了我是否和justin讨论大陆和TW的问题,还说,TW就那么小个岛,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你们这么care呢。他还问我是否介意和TW人或者霓虹金结婚,我说那些不重要,但是japanese are a little,结果他听成了japanese are little,开始在那边狂笑……

突然想起U和乌克兰妹子没听清我说mainland,以为我说England,我辩解了半天,他听到还和我说,他们在嘲笑你的英语吗?!你要回击啊!

我们回去要打车,如果下一个app再用他的code的话就可以省20刀,基本不花钱,可是,我说我不想安,因为费流量。他说可以用他的wifi热点,于是给我开了wifi,输了密码。后来有一次我又用的时候发现他关掉了,我说你怎么关啦,他就又开开了,这次自动就连上了。我觉得这简直太可爱了,因为如果下次我自动连上了写有他姓氏的wifi,就说明他在我身边。

中间他去洗手间,查了地图发现回程过半,望着他的衣服围巾,第一次想,要是能永远不倒终点就好了。

最终,我们还是到了,下车的时候我问他,你戴围巾是为了保暖啊还是耍帅啊?他说,他可以让我的脖子暖和,我也想看起来帅一点:)

等到出租车,他先给我开了车门然后才从另一边上。在车上我看着亲友的信息笑,一回头他也看着我笑。之前u和他说我喝醉了就一直说个不停还莫名其妙的笑,我就赶紧解释说,我不是无缘无故的笑啦,我是看了信息才笑的,他就笑了笑说right。

到了青旅,他陪我走到房间门口,他想看看我的房间,但是同寝室的姑娘已经睡了,我俩就去了走廊。我背着包,他问我,what's your plan?我以为道个别就要回去睡觉了,但是他这么问我,我是绝对说不出来的。我说,i don't have a plan. 他说,那你放了包陪我去我的青旅check in吧。

于是,晚上11点,又和他走在旧金山的大街小巷。一出门路过一间club,排了很长的队,他问我想不想去,我说,我从来没去过club,他超级惊讶,说你比我还mormon。还问我为什么不去,我说去了干嘛,他说看穿的很hot的妹子,我瞥了他一眼说,又没有帅哥,他说,那gay bar呢,我想了想说,那地方的男人都只看对方不会看我啊。他就在一边笑。

他的青旅离得不远,但是在旧金山的大坡走来走去还是蛮累的。

他check in好,我们就继续在附近转。他看到一幅超级漂亮的画,想买,于是我们就去商店看,结果就那副没有。那是一幅旧金山的全景图,现代、朝气蓬勃,像他。他说那幅图很能激励人,和SLC不一样。

路上,闻到奇怪的味道,他告诉我说,那是大麻的味道。有个打扮暴露的姑娘跟着一个明显比她大很多的男人在atm取钱,他告诉,那是prostitute。迎面走来两个高大的熟女,他说,那是两个男人。我惊讶的说,what?他们超级漂亮啊!他笑着说,T,你太单纯了。过红灯的时候旁边有个明显喝高的女的冲着街对面的朋友大喊说你男友太帅了,他和人家说yeah, it's great right?! 我一脸黑线的说,你真的是和谁都能搭话啊,他笑着说反正明天她就不记得啦。突然想起,我们在酒店走廊等人的时候,路过一个亚裔的大妈,我们顶多冲人笑笑,他很开心的问人家how are you today?

他问我,你想和我一起回来是因为以前受到过攻击吗?我看着他,想,直接告诉他是因为我喜欢他会不会太快。犹豫了一下说,没有,结果我的犹豫被他认为是纠结……结果他真的以为我受到过攻击……我瞎说只是被人跟踪而已啦……

路上他看信息的时候笑,我说,你看吧,你看信息也会笑啊。他说,你笑的时候特别好玩……


送我回到青旅的时候,他稍微叮嘱了一下,然后我们像之前那样碰了下拳头。

他说have a good night,我点了点头,说you too。他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我的眼睛说,sleep well.

后来我和阿张说起这一幕,我说,我把持不住。我看着他的眼睛想和他过完这辈子。


回来之后没有遇到他,没有一起的课,他又全职上班,但是一直梦到他,或许我所有的运气都花费到了梦里。他让我想要变得更好。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