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很开心

J饭
6+8
XQer
浮气A团
不讨厌隔壁的罗森内里
推理迷
碎碎念 昼夜颠倒

一期一会

一直都觉得这个词真是非常好,人生总是有很多仅有一次的相遇,虽然只有一次,但想起来也总是非常高兴的。

北京 鸟巢 11.8.6


早早的定了看超级杯米兰德比的票,到了当前才发现是七夕,不得不说,是这么多年最好的一个七夕。
能亲眼看到喜欢的球队的比赛,那种感觉不是电视上能比的,虽然有人进球了周围人都在问是谁进的……不过,不管是一起起哄对方球员,一起祝福中场求婚的球迷,一起唱米兰队歌,又或者是和球员在南看台庆祝,这都是在电视上看多少场球都无法比拟的快乐。比赛结束后,大家都忙着庆祝,不知不觉地铁也没了。于是就一起走回去,没想到还路过了球员入住的酒店,大家就决定等球员回来。大巴开近的时候都快被挤成肉饼了,不过有看到加图索><没钱和球员住一个酒店,但是不妨碍大家在楼下拿着望远镜看他们吃饭……只记得看到了安布。
如果pippo没受伤跟着来的话,他一定能看到一半以上的米兰球迷都穿着9号球衣。可是,现在已经再也看不到作为球员在绿茵场上奔跑的pippo了。

这次看球由于球票超出预算,只能订了青旅,不过除了设施没酒店那么好以外真是一场美好的回忆。


最后一天,和一起看球的上海球迷告别。去餐厅,一推开门,就看到一群人坐在沙发上一边弹吉他一般唱歌,看到我愣愣的盯着他们,弹吉他的停了下来,问我要不要加入他们。由于有人等我,就拒绝了,但是还有这样的机会一定要和他们一起唱歌。找到上海球迷,他正和另一个人聊天,原来是在北京实习的上海学生。三个人没聊多久餐厅就要关门了,我们只能到院子里坐着,没一会,男球迷也要睡了,于是就剩我和上海的学生坐在满是蚊子的院子里。开始院子里还不少人,后来人渐渐少了,屋子里的人也差不多都睡了,连院子里的灯也黑了,我们两个还是在聊天……从当时的动车事件到马列到意识形态,文科生跑火车能力可见一斑,中间睡不着跑出来的上铺听着我们的话题都困了……最后准备睡觉已经是半夜两点半了,我到底是有多能说。知道我第二天要离开,还要了邮箱,没想到后来还真联系了几回。

日本
秋叶原
银座VS秋叶原,如果是30左右,大概毫不犹豫选择前者了吧,不过那时满心欢喜的跑到了秋叶原。可是由于时间太早,好多店都没有开门。蛮高兴的是在各种扭蛋机里转出不少好东西。意外中,看到了真·宅男,其实在秋叶原一点也不意外啊。hello kitty的扭蛋机前,一个男人拿着一袋子零钱,一次次的转,真是执着啊……
看到了便利店,想起表姐托我买的东西,就去了,在日本的第一家便利店!药品附近有个爷爷负责咨询,很好心的回答了我不少问题,亏他能听懂我那日语……老爷爷知道我是中国来的非常高兴,原来他也来过中国。他说了几个地方的名字,我都听不懂,于是他出示了中日交流大利器→汉字!果然一写就懂,他去过广西,还说桂林是非常漂亮的地方,我也告诉了他我的家乡。老爷爷突然对中国的行政区划很感兴趣,我就给他介绍了一遍,礼尚往来,他也给我讲了日本的一都一道两府43县,突然就和eito的47联系起来了……走的时候说了撒有那拉,后来觉得这词有种永别的感觉><

静冈
泡完温泉坐车去了静冈,在当地一家酒店停留,和前台大叔可聊了不少。
在日本的时候每天晚上都会出去溜达,真的很喜欢那个晚上,路上没什么人,路灯虽然不多,但是听着桥下流水的声音,偶尔车走过的声音,居酒屋传来大家热闹聊天的声音,就觉得整个人都变得沉静了下来。逛了逛便利店,拍了不少静冈的井盖就回酒店了。回到酒店,看到前台大叔是一个人,就跑去找他聊天了。

拿着照相机一张张问他井盖上的图有什么意义开始,那晚居然聊了几个小时。前台大叔也来过中国,到北京2tops大学和香港短暂交流过一段时间。本来是普通的上班族,后来由于一些原因继承了家里的酒店。开始他说去过中国学习我还以为会说中文呢,结果还是靠汉字……我也说起了自己的家乡,还不知道为什么的,聊起了自己烦恼,大叔还很认真的给我开解不少。当时在大厅里还有几个中国人在聊天,过了一会只剩一个人了,那位大叔看到我和前台聊天就也过来了。原来他是杭州来旅行的团,杭州大叔想到周围喝酒,就拜托我问问前台附近有什么店,但是因为时间比较晚了差不多都关门了。当时,我们三个,一个20岁,两个3、40,一个日本人,两个中国人,只有我一个会说一点点日语的情况下居然很high的聊起了天。聊high了,杭州大叔就想抽烟,还拿了一根给前台大叔抽,一开始大叔说在工作不能抽,后来我们看了看,整个大厅都只有我们三个人,于是我说我来放风,大叔就到门里边一边和我们聊天一边抽烟了><杭州大叔拿的是软中华,说一根中华等于日本一包烟的价格,前台大叔超级惊讶,不过后来问了焦油?之类的问题,突然感觉日本人真注重健康……结果一看,一根中华也相当于一包日本烟的焦油量……杭州大叔开始还给我递烟,话说我哪里长的像会抽烟啊><我拒绝了以后,前台大叔还和我说,女孩子还是不抽烟的好~第二天醒来还是前台大叔当班,也只会说谢谢和再见。还说了什么现在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想起那晚还是觉得好两个第一次见的大叔聊那么多真是缘分。

御堂筋?道顿堀?
分不清这两个地方,只记得貌似在一起。走之前,去过日本的亲友就和我说,在御堂筋迷路了,还和父母分开了,那时一句日语也不会说,周围人明明都和自己长得一样,却无法交流,感受到了在异乡那种巨大的不安。不过,虽然在那里也迷路了,我却一点不安也没有,只是继续慢悠悠的瞎逛,想着总能走回去。反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想着,啊,这里我看过,这里eito来过,就变得高兴了起来。逛到一个小店的时候有个姐姐拿PC语和我问了好,我看着她突然觉得很像中国人,就拿中文回复了一句“我是中国人”。没想到她一下子变得特别高兴,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也是中国人?”。嘛,大概就是感觉吧。然后她就特别兴奋地和我聊天,过程中太high了怕店长看到还特意给我介绍了店里的东西,想想后来我什么都没买还挺抱歉的。
逛街的时候碰到了同团的姑娘,她不太会说日语,把我叫过去帮忙,店员知道我们是来玩的还很惊讶,夸日语说得好→这个极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励志把日语学好OTL

只去了一次,以后还想去><
下次去就不能只求学业了,一定要在清水寺好好求个姻缘!

突然想起,之前在北京上GMAT的时候,最后一晚和同桌以及一个已经26的叔一起聊天,坐着从教室聊到酒店大厅,然后聊着聊着就看到了出来晨跑的同学………………于是回去洗了澡就继续去上课了。

到底是有多爱聊天!

评论